顯示圖片
法國黃背心使出攬炒絕招:呼籲擠提法國銀行
香港無論空氣同政治都令人窒息,即使有題目可寫,但一提筆就有一股悶氣撲鼻而來。反觀法國,黃背心持續多個周末,少有佔領凱旋門之類的地標政治行為,但與麥克龍政府鬥爭的韌力和决心相當強,不會因為有民選制度而等待大選才攆他下台。近期黃背心運動參與人數雖稍減,但激烈程度卻在上升,已開始與防暴警察有較嚴重的暴力衝突。一周前(一月七日)部分法國黃背心KOL在社交媒體發起「收税人公投」運動,呼籲參與者在周六(一月十二日)從戶口中提走存款。策劃者沒有列出提款數量,但呼籲抗爭者取款後用於小商戶,或放在地氈底下,「正如我們的祖父母一樣」。但新聞發展下去最有趣的地方是,比特幣及其它加密貨幣業者開始乘虛而入,指出加密貨幣可在抗爭運動中擔當一個角色,衝擊銀行體系。無論這些業者動機如何,也指出了一個政治經濟學的重要體會:現代政權的弱點就在金融及貨幣系統。

法國黃背心運動已進入第九周,仍未見有平息跡象。每逢周六,巴黎市中心成為「戰區」。上周六防暴警察在巴黎施放催淚彈及發射水炮驅散示威者,有五十人被捕。此外,法國全國六成路邊測速相機已遭示威者破壞。運動對是否應保持「和平理性非暴力」有嚴重分歧,但極左及極右示威者均認為在今次運動中,暴力行為可以接受。不過,黃背心運動的總體訴求未變,除要求麥克龍下台外,還要實行政治體制改革,像税制等議題方面改以公投,而非議會决定。用較簡化的方式形容,就是以瑞士式直接民主代替代議民主。麥克龍則將在本周二(一月十五日)透過互聯網及市議會,就四個重要議題,包括税制、綠色能源、政制、公民權利,在全國舉行大辯論,試圖化解危機。

有趣的是,麥克龍出身投資銀行,現在抗爭方向亦走向金融領域。黃背心KOL之一的MAXINE NICOLLE上周在臉書呼籲抗爭者擠提法國銀行。他説:「你們(指金融機構)用我們的錢去做麵粉,我們受夠了,現在要拿回麵包」。抗爭者希望透過衝擊金融體系令政府聽取他們的政治訴求,包括人民有創制法律及公投的權利。

近期處於低潮的比特幣業者見到這個千載難逢機會,焉有不混水摸魚之理。矽谷大亨ALISTAIR MILNE夥同法國街頭藝術家PASCAL BOYART設計了一、幅法國革命名畫「自由女神帶領人民」的巴黎街頭仿製品,據説內藏密碼,成功破解者可獲MILNE贊助,相當於一千美元的比特幣(此人算不算是法國「幣少」?)這個噱頭亦相當諷刺,皆因這類矽谷大亨本質上和金融大鱷分別不大。不過,即使如此,的確有部分黃背心示威者開始在背心寫上「用比特幣」字句。事實上,翻查加密貨幣的早期發展歷史,設計者的部分用意是要突破政府對金融及貨幣供應的控制。他們認為這也是政治控制,甚至比國家鎮壓機器更強的控制。

黃背心運動今後的發展尚難預料,雖有在歐洲擴散之像,如英國、德國等,但其他國家的政治文化始終未如法國般的激進。個人估計,法國人如此「金融抗爭」策略,或多或少受該國經濟學家THOMAS PIKETTY名著《資本在二十一世紀》影響。無論如何,法國人「左」而不「膠」。這一點的確和其他人不同。



https://maddog.myradio.hk/2019/01/14/%E6%B3%95%E5%9C%8B%E9%BB%83%E8%83%8C%E5%BF%83%E4%BD%BF%E5%87%BA%E6%94%AC%E7%82%92%E7%B5%95%E6%8B%9B%EF%BC%9A%E5%91%BC%E7%B1%B2%E6%93%A0%E6%8F%90%E6%B3%95%E5%9C%8B%E9%8A%80%E8%A1%8C/?fbclid=IwAR1-GfF15XpaSPLQ8ibSl88-Tg3FFNhHd5plRE52O-0jquuKLnDa2K9gkDA
Good1Bad02019/01/14, 11:43:33 中午
本貼文共有 3 個回覆
#2019/01/14, 11:43:38 中午
#2019/01/14, 11:43:42 中午
#2019/01/14, 6:20:20 晚上
本貼文共有 3 個回覆
回覆財經臺